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不知轻重,只能对比---关于雷某案的一点看法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7-07

不知轻重,只能对比

                                                             ---关于雷某案的一点看法

经过漫长的等待,雷某的家人终于等来了一个说法:不起诉。理由是犯罪情节轻微。这个说法显然是雷某家人难以接受的,至于我等吃瓜群众,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一时又不得要领。

渎职类案件的犯罪情节轻重,确实不像侵财类案件那么容易量化,不太方便做出直观的衡量。

吃瓜群众既然不知轻重,想来想去,似乎进行对比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接近科学的方法。

当然,作为吃瓜群众,看不到全案证据,对于案件事实,不能妄加猜测。所有的比对材料,只能来源于检方公布的待证事实(不知道这个提法对不对,窃以为,未经庭审举证质证,未得到生效判决的认定,检察院单方认定的事实,只能算待证事实吧?如果以检察院的单方认定,作为确定的事实,那还要法院和律师干什么呢?!)。

首先要对比的,是双方行为的形态。从检方公布的内容来看,邢某某等人当时并没有跟随雷某进入足疗店,仅仅是在他“离开时”发现了,所以,“怀疑雷某有嫖娼行为”。换言之,至少在雷某死亡之前,邢某某等人并不能确定他是否实施了嫖娼行为,只是“怀疑”而已。话说,一个男人从足疗店出来应该有无数种可能性吧?老板?员工家属?洗脚的?问路的?借厕所的?刺探商业机密的?了解商家服务内容的……嫖娼如果是唯一可能性的话,那这个足疗店堂而皇之的存在……呵呵,不敢往下想了,胆小!再来看邢某某等人的行为,“拦截并抱腰摔倒”、“用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脚踩颈面部”……根据上述检方描述,似乎可以得出结论,雷某当时行为的形态是有可能嫖过娼了,邢某某等人则是确定地对雷某的身体采取了暴力侵害。针对或许发生过/当下肯定不存在的违法行为,对嫌疑人确定地实施违法行为,孰轻?孰重?

再来对比双方行为侵害的客体。假定邢某某等人的“怀疑”成立,雷某之前所侵害的,是社会管理秩序。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中,嫖娼大约算是较轻的一类吧。毕竟是各自对自己身体和金钱的自愿处分,没有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对方,也没有对第三方造成现实的危险或威胁。所以,即使当时查证属实,依照法律能够对雷某给予的处罚,也就是拘留和/或罚款。而邢某某等人所侵害的,是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并且发生了雷某死亡的严重后果。孰轻?孰重?

最后来对比一个同类罪名的真实案件,书上看来的。某地交警在巡逻过程中听到异常声响,凭经验认定有严重超载的货车正在驶来。于是在路边设置临时检查点,发出要求车辆停车检查的信号。一辆严重超载的货车看到警车和停车信号后,仍高速行驶,至警车附近才紧急刹车,导致紧随其后且同样严重超载的一辆货车追尾,造成一人死亡的后果。当地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指控三名交警,法院认定罪名成立。此处不讨论那些交警冤不冤,只想对比一下,雷某和超载司机相比,谁是正在实施违法行为?那些交警和邢某某等人相比,谁的行为真正超出了执法的必要限度呢?谁面临的情况更有紧迫性,谁采取的紧急措施更有必要性呢?

最后想说的是,对于犯罪事实的认定,对于犯罪情节轻重的衡量,或许不一定有精确的量化标准,但是一定有需要共同遵循的原则,那就是:常识、逻辑、良知。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给与以更改或者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