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桂冠与枷锁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7-07

在部分普通企业员工眼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称谓是一顶桂冠,戴上就会让自己立刻变得光芒万丈。于是,当某些企业老板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邀请普通员工代替自己出任法定代表人时,一些员工往往会觉得这是一种荣耀,是自己的形象得到了老板的认可,于是欣然从之。即使工资没有增加一分一文,权力没有得到一丝一毫,反而多了一些份外事,时不时要在一些自己看不懂或者老板根本不让看的文件上签名,依然乐此不疲。

殊不知,大桂冠套在小脑袋上,不仅能满足虚荣,也会带来风险。漂亮的桂冠一旦滑下来,说不定就变成了沉重的枷锁。倏忽之间,法定代表人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

安某某,原本是一个普通的旅游年卡销售员。忽一日,一个同行引来两个财大气粗的“贵人”,说是要在全国开办几个公司,准备在纳斯达克上市,请安某某出任其中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安某某以为老天开眼,立刻笑纳了金光闪闪的桂冠。

此后,两个大老板带着一帮仆从奔走各地,安某某依然呆在老家卖着他的旅游年卡,只不过时不时有人拿一大叠文件来让他签字,内容是来不及看的,因为太多。工资依然和从前一样,与旅游年卡的销售额挂钩,只不过换了个发工资的老板。至于堂堂大老板为什么在公司只担任行政总监和财务总监,从字面职务看还屈居他之下,安某某就没想那么多了。

几年之后,警察来到家里带走了安某某,说是他伙同大老板等人从事经济犯罪活动,涉案金额上亿。

在看守所呆了一阵子,听了同仓小伙伴的各种说辞,安某某对法律也有了一知半解,他开始相信,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既然公司总监以下的人都犯罪了,自己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检察院指控自己犯罪肯定没错。

一审判决书叙述,安某某当庭表示认罪。其辩护律师首先提出安某某是从犯的观点,然后在具体理由中说安某某只是挂名法定代表人,一不投资,二不分红,三无管理权。对于公诉人指控的犯罪行为,安某某事前没有参与策划,事中没有参与组织,也没有参与实施,事后没有得到任何利益,所以建议从轻处罚。

从判决书归纳的辩护意见来看,笔者认为,这应该算是形式上的罪轻辩护,实质上的无罪辩护。因为其提出的理由,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整个犯罪活动与安某某无关。既然无关,又何来责任呢?

在刑事犯罪中,要成为共犯,无非基于两点,一是共谋,即参与策划、组织、指挥;二是共事,即参与实施、提供帮助。无论共谋还是共事,都必须是出于主观故意。

安某某提出的法定代表人负责论,其实正好把归责理论理解反了。举个例子,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签署借款合同,相关债务应由公司承担,一旦涉讼,债权人应起诉公司。反过来,公司对外签署借款合同,相关债务与法定代表人无关,债权人不能起诉法定代表人。这是民事责任,至于刑事责任,则要求更为严格。尤其是在故意犯罪方面,应当是实际参与策划、组织、指挥、实施的人承担责任,与头衔无关。

经仔细审读,一审判决书所引用的证据,均未指向安某某。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大老板与其仆从明显形成了一个牢固的闭环,安某某则孤零零地游离于闭环之外。其一审辩护人所提出的具体理由,与判决书引用的证据完全吻合。

作为安某某的二审辩护人,笔者将旗帜鲜明地做无罪辩护,为洗脱安某某的冤屈倾力一搏。

但是,无论结果怎样,安某某已经身陷囹圄两年之久,精神上、身体上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痛苦,经济上已经蒙受了严重的损失,由此形成的心理阴影也必然会影响其今后的生活,这一切,无法逆转!

所以,对于和笔者一样的小人物来说,安于平庸,安于清贫,未尝不是幸福之道和快乐之道。

对于天上掉下的桂冠,突如其来的诱惑,不妨问问自己,这些东西,真的属于我么?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给与以更改或者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