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马戏团运老虎,真的触犯刑律么?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7-07

天津赵春华摆气枪射击摊被判刑的风波未平,又传来了河北沧州李氏兄弟因携带老虎狮子跨境表演马戏被判刑的劲爆消息。

辽宁某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李氏兄弟“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将共同经营的马戏团的老虎、狮子、黑熊、猕猴从河北运至辽宁,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二人有期徒刑十年和八年。

接踵而来的惊悚消息,真是让生意人冷汗直冒。这年头,要出去摆个摊,做个小买卖,身边不带个法律顾问随时把关,还真不行。说不定哪天,一个不留神,牢狱之灾就从天而降。

马戏团带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出门表演,真的需要专门办理运输许可证么?如果临时接到表演订单,必须马上出发,来不及办证怎么办?法律真的有那么严苛?真的有那么不通情理?

让我们先来看看《刑法》条款吧。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冠以“非法”二字,毫无疑问,该罪名不属于自然犯,而是法定犯。构成此类罪名的,应当以违反一定的经济法规或行政法规为前提。该罪名的准据法,就是《野生动物保护法》。

《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运输、携带、寄递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本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出县境的,应当持有或者附有本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或者第二十八条规定的许可证、批准文件的副本或者专用标识,以及检疫证明。”

由该条规定可知,跨境运输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并不一定要专门获得运输许可。只要相关人员在驯养、利用野生动物的时候,获得了政府主管部门的许可文件或标识,在跨境运输的时候,就无须再多此一举地去申请运输许可。

对于李氏兄弟这样的,因经营马戏团而利用野生动物的行为,可适用的条款为第二十七条:“因科学研究、人工繁育、公众展示展演、文物保护或者其他特殊情况,需要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应当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批准,并按照规定取得和使用专用标识,保证可追溯,但国务院对批准机关另有规定的除外。”

那么,李氏兄弟利用野生动物,是否经过了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的批准呢?判决书没有说清楚,只说证据里面包括有书证,至于是哪些书证,没说。不过,判决书仅指称李氏兄弟“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没有对他们利用野生动物表演的合法性予以评价,应当推定为合法。

《新京报》官微在报道本案时贴出了一张《驯养繁殖许可证》图片。

从许可证的内容上看,许可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种类,与李氏兄弟运输至辽宁的野生动物种类完全一致。如果这份《驯养繁殖许可证》确实是李氏兄弟在运输野生动物的过程携带的,那么他们的行为当然是完全合法的。既然没有违反准据法,也就不可能触犯刑法。

再换个角度,如果李氏兄弟获得了驯养繁育野生动物的许可,但是在运输过程中没有携带《驯养繁殖许可证》,怎么办?可以入罪么?

《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十八条有明确的规定:“违反本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和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未经批准、未取得或者未按照规定使用专用标识,或者未持有、未附有人工繁育许可证、批准文件的副本或者专用标识出售、购买、利用、运输、携带、寄递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本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按照职责分工没收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和违法所得,并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人工繁育许可证、撤销批准文件、收回专用标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已经可以下结论了,根据法律规定,只有在行为人未取得任何许可,非法运输野生动物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李氏兄弟这种经政府批准经营马戏团的人,即使其运输过程中未携带许可文件,也只能由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给予行政处罚。

过于严苛的执法,只会产生人人自危的效果,对市场经济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正如李克强总理在2017年1月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所提醒的:

“老子说,‘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只有把束缚老百姓手脚的绳索都解开了,才能真正发挥13亿人的聪明才智和创造力!”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给与以更改或者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