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由周立波保释,看中国刑辩律师的艰难和“捞人”市场的乱象

作者:未知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7-07

据媒体报道,纽约警方于当地时间1月19日拦截周立波的座驾,搜出一把柯尔特野马380口径手枪,以及两袋快克可卡因,随即逮捕了他。

1月20日上午11点,周立波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和毒品”在纽约州拿骚县地区法院接受传讯。

检方要求周立波以2.5万美元保释,但他的律师以其在新泽西州有房产、两个女儿在美读书、没有潜逃风险为由,要求降低保释金,最终获法官准许,周立波的妻子胡洁以5千美元将他保释。

由这段报道,我们直观地感受到了美国高效、公开的司法程序。

从被羁押,到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就保释问题讨价还价,仅仅一天时间。

检察官直接就保释金开价,证明他们对犯罪嫌疑人的保释持开放态度,无意在案件进入实体审判前采取羁押措施,充分体现了控方对无罪推定原则的遵循。

辩护人所要操心的,不是能不能将当事人保释出去,而是如何从专业的角度去讨价还价,以便帮当事人拿到最优惠的保释条件。

与美国同行相比,中国的辩护律师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关于什么人能够取保候审,《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的很清楚: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

(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

(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三)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四)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并不是符合了上述条件就一定能顺利地办理取保候审。绝大多数情况下,取保候审的申请是会被驳回的。

最近的例子,就是天津摆气枪摊的妇女赵春华和四川67岁的詹肇成律师,他们的取保候审申请都被驳回了。

笔者作为刑辩律师,曾经为犯罪嫌疑人提出过无数次取保候审申请,被批准的,寥寥可数。

有一个男孩,作为合法电商公司的业务员,因为在工作中通过网络销售移动充值卡被刑拘,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罪。第一次会见之后,笔者就确定男孩不构成犯罪。随即第一时间向警方提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和男孩不构成犯罪的律师意见书,警方次日即书面通知不同意取保。在警方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前后,笔者两次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寄送了要求不予批捕的律师意见书,并与检察官进行了电话沟通。在刑拘的第37天,检察院作出了不予批准逮捕决定书。这个时候,警方终于主动打电话来,表示“同意”办理取保候审了!当然,“恼羞成怒”的笔者和家属都没有“配合”。当晚11点,在笔者连续两次拨打110投诉之后,警方终于无条件放人了。

正是因为律师通过法定程序申请取保候审的成功率极低,低到让人欲哭无泪的程度,一些“聪明人”抓住了“商机”,从而催生了一个乱象丛生的“捞人”市场。

笔者一个八竿子刚刚打着的远房亲戚,因为女儿涉嫌职务侵占被刑拘,找到了笔者。笔者陪同他到派出所申请取保候审,不出预料地被拒绝了。当然,亲戚也没有委托笔者,因为亲眼看到了警方拒绝的过程嘛。在亲戚眼中,笔者显然属于办事不力的那种。

之后的一个周五晚上,亲戚打来电话,说有个“很有料到”的混混,收了他一笔钱,要他周五上午9点到看守所门口接人,结果他从8点一直等到下午6点也没等到。给混混打电话,混混说,情况有一些变化,看守所领导知道了,需要再做一些工作,让他加5千元,星期一上午9点去看守所门口接人。亲戚问我,这5千元要不要支付。我说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加钱,而是报警,把之前付的钱追回来。亲戚没有听我的,结果当然可想而知。据亲戚事后透露,这个案子嫌疑人一直被羁押,直到开庭才有机会和家人在庭上相互遥望。

另一个故意伤害的案子更让人郁闷。委托人是个千万富婆,因为笔者明确表示不认识办案单位的人,提出取保候审申请又被拒,富婆就带着笔者找到了一个据说手眼通天的人。那人说,派出所所长是他小弟,取保没有问题。然后提出先交12万,37天之内把人捞出来,捞不出来退10万。富婆马上就要交钱,笔者说还是先商量一下,把富婆拉到了楼下。跟她说,这个人根本就没把握捞人,他的第一目标就是赚两万。并且,对于另外10万,他也是怀有梦想,这个梦想就是基于生男孩秘方的盈利模式。那些销售生男孩秘方的人,也是跟买主说,生了女孩退钱。其实就是利用了概率这个东西,买主当中,总有一些人要生男孩的,骗子就是赚这批人的钱。当然,人家生男孩和秘方没有一分钱的关系,那个所谓秘方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

取保候审也是一样。尽管申请的成功率低,但是,总有一小部分案件,因为犯罪嫌疑人身患传染病等不宜羁押的疾病、警方自己认为证据严重不足、检察院不批准逮捕等各种原因,警方同意甚至主动为嫌疑人办理了取保候审。出现这种情况时,就相当于买秘方的人生了男孩,那些“聪明人”会恬不知耻地说这是自己的功劳。

富婆说,我白手起家,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十年,什么人没见过?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他就是个骗子!但是,现在是我老公关在里面,我必须穷尽一切手段去救他。我知道这两万就是买一根稻草,但我必须当成救生圈来买!我不想将来老公怪我,怪我有一条救他的路没走。

富婆马上独自上楼交了12万,之后的结果其实不用说。据说退那10万也很不顺利,费尽了周折。

这只是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类似的事情,听说过许许多多。事前听说的,基本上阻拦无效。事后听说的,除了建议当事人报警,似乎也别无他法。而当事人,多数都选择了自认倒霉。

如果,我们的取保候审审查程序也能像美帝这样高效、公开,我们的办案机关也能对没有现实危险性的犯罪嫌疑人以保释为常态、以羁押为例外,乱象丛生的“捞人”市场,还能像现在这样红红火火么?

注:旧文,撰写于周立波案件发生之后。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给与以更改或者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